网站地图】【加入收藏
 
 
 

票据贴现非法获取利差4700万 华夏银行一支行长被终身禁业

发布时间:2020-05-20 09:56:41
 
华夏银行一支行长被上海银监局终身禁业 和讯网消息 10月25日,上海银监局公布沪银监罚决字〔2017〕32号,对华夏银行上海张江支行原行长刘旸作出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终身的处罚决定。 上海银监局公布的处罚决定显示,2012年至2013年,刘旸作为华夏银行上海张江支行行长,将贴现利率差价款非法占为己有,构成职务侵占罪。该行未能通过有效的内部控制措施发现并纠正其员工的违法犯罪行为,汇票贴现内部控制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刘旸对此负有直接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条第承兑汇票(三)项,上海银监局决定,对刘旸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终身。 事实上,早在2015年4月,刘旸就因犯职务侵占罪、犯高利转贷罪,两罪并罚被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罚金人民币500万元。2016年5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刘旸职务侵占一审刑事判决书,从中也公布了刘旸犯罪的更多细节。 经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11月,被告人刘旸至华夏银行上海分行工作,同年12月,被聘任为华夏银行上海张江支行(以下简称“张江支行”负责人,2012年3月至2013年3月,被任命为张江支行行长;被告人刘旸在担任张江支行负责人、行长期间,全面负责支行的经营管理,包括组织存款、贷款结算业务、人民币储蓄业务、支行的营销工作等。 2012年2月,被告人刘旸以张江支行名义向华夏银行上海分行提交“关于申请优惠贴现利率的报告”该报告记载:通过银票贴现业务带动存款增长,拟以优惠利率为帝朗公司等企业办理银票贴现,单笔贴现业务上,执行华夏银行保本点降低1个百分点的优惠贴现利率,由此带来的承兑贴现阶段性亏损,支行承诺在该企业后续同等金额的贴现业务中按银行保本点提高1个百分点执行;执行优惠利率的贴现业务派生存款比例不低于25%且为定期存单,运用增长的存款配置新增贷款赚取利润。该份报告得到时任华夏银行上海分行副行长丁祖发的签发“同意” 2012年2月至2013年3月,被告人刘旸利用其审核银票贴现业务的职务便利,以执行上述“优惠贴现利率”报告的名义,为帝朗公司等13家企业办理银票贴现业务过程中,以降低1至1.2个百分点左右的利率为贴现企业申请优惠贴现利率,实际以低于其他银行同期贴现利率高于其所申请的优惠利率的贴现利率为贴现企业办理贴现业务,又以银行业务费、银行需给予存款客户额外利息补偿费等为名,要求贴现企业将利率差价款返还给张江支行,并指令贴现企业将利差款汇入其个人账户及其个人控制的其他账户,从而获取贴现利差款4740万余元。 其中,刘旸为帝朗公司办理银票贴现业务共计19.35亿余元,为铜力公司办理银票贴现共计7.64亿余元,为福州惠普贸易有限公司、福州山城青贸易有限公司等11家福建、福州企业办理银票贴现共计52.59亿余元,合计79.58亿元。 据证人卢某某的证言,卢某某陈述我接受帝朗公司股东邵某安排在华夏银行张江支行为帝朗公司办理银票贴现业务;2012年12月底,邵某叫我和刘某某一起至浦东,开车到一小区的一家工商银行门口,看见刘旸等在银行门口,然后刘某某叫我一起从车子后备箱内抬出一个红蓝相间的蛇皮袋放在银行门口,刘某某与刘旸抬着蛇皮袋进入银行,不一会儿又抬着蛇皮袋出来,听他讲这个银行不办理对公业务,要换家银行,又到另一家银行,刘旸与刘某某抬着蛇皮袋进银行,后来拿着空蛇皮袋出来;回去的途中,刘某某说蛇皮袋里装着现金。 此外,刘旸还涉及套取小额贷款公司贷款资金后转借给他人,从中牟利的行为构成高利转贷罪的情形。 根据刘旸的供述,其在2012年1月4日与向民欣小贷公司借款共计1500万元,借款年利率为23.4%月利率为1.95%同日,刘旸以月息3.5%年利率42%将上述资金转借给他人。2012年4月,刘旸又以其妻子王某某的名义向民欣小贷公司借款1800万元,借款实际年利率为22.8%其后又以月利率为3.5%将上述款项转借他人,从中谋取巨大利息差额收益。 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旸身为银行工作人员,办理、审核贴现业务中,利用职务便利,将应属于银行的贴现利率差价款4740万余元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被告人刘旸还以牟利为目的套取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资金高利转贷给他人,违法所得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高利转贷罪。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规定,判决被告人刘旸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犯高利转贷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人民币50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4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罚金人民币500万元。